专访《神奇队长》主演维果莫特森
分类:娱乐资讯 热度:

  《神奇队长》于2016年7月8日在美国上映,维果·莫特森在片中饰演一位有激情,有理想的父亲Ben,与六个孩子一同住在与世隔绝的太平洋西北部的森林深处。他全心全意的试图将年幼的孩子培养成出色的成年人。无奈灾难降临,他们被迫离开了自己创建的天堂,开始走向外面的世界。周遭现实环境里的种种问题,不仅挑战着Ben对家长这个角色的理解,也让孩子们开始怀疑父亲所教给他们的一切。

  作为一部以家庭式学校教育为题材的影片而言,男主角既要培养孩子们的文学素养,又要不断强化他们的野外生存技能,简直是诗人与战士并行的节奏。面对这种角色设定,我们很难想到还有谁在精力、体能、智慧等方面比维果·莫特森更合适这一角色了——作为一个兼具作家、著名摄影发烧友、诗人、音乐人、哲人等诸多头衔的演员,维果·莫特森绝对是Ben的不二人选。

  维果·莫特森现与交往七年的女友艾妮安娜·姬儿住在马德里郊外。近期,他现身洛杉矶赶了个简短的通告,时光网作为被选中的媒体之一,对这位57岁的天才演员进行了采访。对于这个角色,他不乏偏爱的表示“Ben是我从影以来诠释的最复杂的人物之一”。

  Mtime:你本人和Ben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能谈谈你和这个故事的联系吗?当初怎么决定接片的?电影对你有什么意义?

  维果·莫特森:我和这个角色的确有很多相似之处。我曾经住在爱达荷州北部,和电影里描述的地方很像,那儿也是个林间小屋,不过有电灯电话。通常有人找我演戏的时候,我会拿着铅笔坐下来研究剧本。当我读这部电影的本子时,我一页接着一页停不下来的翻,有时候它让我大笑,有时候我又会设想脚本中的情境,有时候又会为剧中孩子们说出的话而深省。起初我就有这种印象,

  这个电影的创作理念很有意思,它构建了一个乌托邦式的、自由的氛围,有正能量的元素在里面,然后会去对抗那些负面的保守的人和事,进而在新的环境中做出一些改变。这是个很有思想的故事。

  它在一定程度上是关于适应和自省的,这是它的价值和意义所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没有哪个老爸或家庭是完美的,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事情。但是这时候你要去面对问题,去沟通,总会有解决的办法。这些内容让电影在架构上很紧凑,把片子很好的整合在一起,很耐人寻味。

  记得我与片子的导演马特·罗斯见面的时候,我们在威尼斯(指美国加利福尼亚)的咖啡馆里畅聊了4个小时,我们从父母之道聊到剧本,聊到电影,谈的很投缘。我看到剧本上对Ben的描述,就在想,或许观众会从我以前饰演过的角色中看到Ben的一些影子,但是他身上的幽默、有激情、迷失后能迅速找到办法去适应、最后寻得新平衡的特质,恐怕是我从影以来诠释的最复杂的人物之一了。所以,我很乐意挑战,就接演了。

  Mtime:这部影片反应了当下的社会问题,你有这种感觉吗?维果·莫特森:是呀,我最近也在想这件事。时间会解释一切的。不过每个时期的电影都多少会带有一些那个时代的社会意识形态。但就《神奇队长》而言,它更集中反应的是这个社会缺乏沟通的现实问题。

  美国的社会交往现在存在着很大的问题。人们往往都选择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并杜绝交流。媒体会产出一些观点或评论,但往往都是为了炒作新闻,提高收视率或是为大众提供娱乐消遣,而人们也只会在围观各种新鲜事或疯狂行径的时候才回个帖,吐个槽。这种行为已经很极端化了。人们站出来面对面的说说话难道不好吗?哪怕是朝对方大喊大叫也好啊,起码算是真真正正的对话啊!但人们都选择不说话。

  现代化技术可以让人们轻松获得他人的观点,但这种观点会带有极强的个人意识,非常的主观,远远不如大家凑到一起公开而真诚的交流。这部电影通过一些人物设定,融入了我前面提到的问题。其实还有很多电影也都在不同层面、不同角度上触及了它那个拍摄时期的社会问题,比如《逍遥骑士》《五支歌》《出租车司机》,甚至是《电视台风云》,它们虽然题材不同,但是它们都非常有见地,意识都很超前。在我看来《神奇队长》也是同类型影片,当它闪耀戛纳的时候,我就有这种感觉。

  Mtime:你从父母那里学到的最重要的美德是什么?你认为一个人应该具备的品德他们都教给您了吗?维果·莫特森:肯定不会全部教给我啊,他们和大部分家长一样,平时都很忙,特别是我爸爸,他是他们那代人的典型代表,没日没夜的工作,很晚才回家,我基本上都看不到他。但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他做的事情都非常重要。我的妈妈也会潜移默化的带给我很好的影响。我觉得很多时候自己的提高和变化是不知不觉的,当你长大成人就会知道这些财富都是父母带给你的。

  其实我们根本不用跟孩子说太多,父母的行为孩子都看在眼里,孩子很小就会记住很多事情,所以家长要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我的父母常常会教导我要有责任心,凡事要尽可能做到最好,时刻尽职尽责,保持求知欲,并学会活在当下。他们告诉我,人都会犯错,犯错并不可怕,但重要的是自己要意识到这件事做错了,并尽量去弥补过失。

  Mtime:Ben这个人物很有特点,他顺其自然,也很随遇而安。我记得有场戏是他可以很就事论事地谈论他妻子的死亡。当然这是个很极端的例子,但生活中有没有那种当时让你很不舒服,但后来慢慢学会看淡的事?维果·莫特森:有啊。我喜欢并一直坚持与人交谈,从中学到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特别是这些年在我从事电影事业之后,这方面我更加的游刃有余。我必须要尝试着去和陌生人相处,找到大家的共同爱好或者是谈资之类的。

  其实我小的时候很害羞。记得我12、13岁那年,我学校的一个朋友想去参加校园剧的选拔,他邀请我和他一起去。当时我简直想不到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了!但他一直在鼓励我,觉得我能行。那是个类似《Hello Dolly》的音乐剧,每个孩子都要上台去念一段台词,我觉得这么考核的目的是想测试你能否hold住全场。我走上舞台,念了《David Copperfield》的第一段,观众一直在说大点声、大点声,最后我没有念完,合上剧本就跑下台了(笑)。

  Mtime:除了演员,您还身兼摄影师、音乐人、画家、作家数职,当您想亲近自然的时候,您是如何做到返璞归真的?维果·莫特森:那取决于你的行程和你在哪儿。我很喜欢散步,可以到任何想去的地方,不论游历何地都能让我收获颇丰。就像今天早晨,我早起去散步,虽然身处都市,但我依然很享受,就像置身森林一样让自己的身心获得宁静。

  不论是树林还是沙漠,我都很喜欢。我超喜欢自然景观,所以即便我碰上迷路或类似的境遇时,也不会觉得浪费时间,我这个人还是很愿意享受当下的。很多在都市里过得很舒服的人应该也会这么认为,就像今早我散步的时候,汽车从我的身边开过,人们就在旁边散步,那感觉真好。

  我还很喜欢园艺,从开始种树到后来为它修剪枝叶,你会看到这一年它是怎么生长和变化的。如果我的家人和朋友们同意的话,我会和他们一起在很多很多地方种植物,这样日后当我去拜访他们的时候,我也可以顺便看看我种过的东西(笑)。我外出旅游的时候,也会买些当地的种子回来,然后把它们种在家中的花盆里,等他们长大了我就一个一个指出它们的发源地,它们就是我旅行的美好印记。

  里面关于中国的只有一句,就是美国如果没有人权法案,美国人民的自由就会如同中国人民一般

  我是从指环王中认识他的我觉得他很帅,我很喜欢他演的末日危途,我觉得他很朴实,

  剧中很多台词发人深省 爸爸对即将上大学的儿子说的话 对妻子最后的话 值得一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金贤重前女友被判刑捏造怀孕被家暴欺诈未遂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