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兴、郑秀晶可以公开“恋情”了!限韩令松
分类:娱乐资讯 热度:

  原标题:张艺兴、郑秀晶可以公开“恋情”了!限韩令松绑还有哪些红利? 撰文丨秋葵 编辑丨沈多 文娱价值

  2016年,因为“萨德”反导系统的影响,中韩关系一度亮起红灯,随后各种韩剧、韩综都一夜间消失了,韩星也被禁止来华开展各种活动,一大批韩宠从“热流”瞬间变成“寒流”,而这一压就是两年。如今,种种迹象都表明,“限韩令”可能真的要解除了。

  张艺兴、郑秀晶主演的电影《闭嘴!爱吧》官微正式宣布定档在今年暑期上映,随后网曝最近一些涉韩演出、音乐活动开始恢复。而在刚刚闭幕的上海电视节上,韩国联合馆时隔两年后又亮相。随着中韩关系走出“萨德”阴霾迎来曙光,持续两年之久的“限韩令”或许真要解除了。

  就在“韩流”缺席这两年,国内影综市场也发生了太多变化,网综网剧崛起,电视台压力越来越大,曾经强势的韩剧韩综卷土重来或将再次掀起热潮,也将给国内影视产业的发展带来各种影响。

  尽管因韩国部署萨德而起的“限韩令”,未曾现于公文之上,但这两年来中韩之间的文化交流相比之前确实在大幅减少,各类韩星韩剧以及团体演出接连淡出荧幕,韩娱产业在中国一时间销声匿迹了。

  此后,网上曾多次爆料“限韩令”即将松绑,但每次都是不了了之,被证明是谣言,如今,各种实质动作不断,“韩流”回潮的迹象也越来越明显了。

  第24届上海电视节上,由韩国三家主流电视台(KBS、MBC、SBS)、CJ娱乐(CJ E&M)等韩国广电内容制作及发行公司组成的韩国联合馆亮相,记者在现场看到,虽然相比视频网站展台的人头攒动,韩国联合馆显得比较冷清,观众并不多,但韩国馆亮相上海电视节破冰的意义其实更大,这也给业内传递出一个强烈的信号:韩国文化产品接下来应该会陆续恢复进入中国市场的步伐。

  除了上海电视节这个明显的风向标,近期一些冷冻多年的中韩合作剧也纷纷宣布“解冻”,受“限韩令”影响已积压两年的中韩合拍剧《翡翠恋人》将于今年10月在浙江卫视22点周播剧场播出。这部剧的男一号韩国艺人李钟硕之前也频频向中国示好,曾经给中韩联合人儿童基金会捐款两亿韩元(中韩各1亿元),支持中国贫困地区开展教育项目,可以说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优质偶像,目前,《翡翠恋人》作为“韩流”回暖的先锋,算得上国内市场对李钟硕善意的一个回应了。

  除了电视剧“解冻”,近日,韩国A.C.E组合也宣布将于7月28日在北京召开签售会,这也成为“限韩令”正式实施以来,韩国明星在中国内地的首个团体性公开活动。这说明,韩国明星也开始恢复来中国活动的常态。综艺方面,腾讯视频这种大的平台也已经在两个月前开始悄悄上线韩国综艺——《街头美食斗士》。

  此外,多场韩国文化活动也陆续恢复了审批,经营韩国在华演唱会的一家经纪公司向记者透露,中国内地涉韩音乐会/音乐剧项目已恢复报批,涉韩非公售活动允许审批,涉韩公售演唱会、见面会项目从9月底开始也将陆续恢复。

  事实上,“限韩令”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行政命令,只是中韩关系的影响,倒逼文化市场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排韩”现象。如今,随着中韩关系恢复,影视市场和观众中的“排韩”情绪得到了极大纾解,在这样的氛围下,引入韩国艺人、借鉴节目模式等合作又有了基础。

  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限韩令”推出后,有53部涉韩影视剧被禁播,而近五年韩剧的年产量在90到120部,以每年禁播20部韩剧计算,也占据了韩剧年产量的近四分之一,这对韩国来说其实是不小的损失。

  综艺方面,韩综一直是国内综艺版权引进的主要来源,这两年,国内引进的韩式版权综艺节目经历了一波改名风潮,《我是歌手》改名《歌手》、《奔跑吧!兄弟》改名《奔跑吧》、《花样姐姐》升级为《旅途的花样》。与此同时,中韩联合制作的综艺《我们十七岁》、《我们的挑战》等均紧急撤换了韩国团队。

  虽然这两年中韩的文化合作全面叫停,但就民间层面而言,依然无法完全斩断双方的交流。“限韩令”推出后的这两年时间,韩国艺人并没有从中国观众的视野中消失,微博超级线个名额是韩国艺人。这说明,中国内地的观众对韩星还是有着巨大的兴趣。

  而对中国内地影响巨大的韩剧这两年也并未消失,当正规播出渠道被堵死时,通过盗版或者其他途径收看韩剧就成了很多观众的选择,这两年热播的韩剧《鬼怪》、《听见你的声音》等在中国互联网上依然有很多拥趸、剧情讨论的帖子随处可见。对于中韩来说,这样盗版横行的收看方式,损害的是双方的利益。

  对于极度依赖文化产业出口的韩国来说,中国是海外第一大市场,韩国影视行业对重新进入中国市场有非常大的迫切性,随着中国影视行业的快速发展,市场潜力被不断激活,无论是韩国的节目制作机构还是演艺经纪机构,无论是韩国电影制作发行行业还是电影人本身都非常迫切的希望借助中国市场形成更大的商业价值和影响力。

  事实上,一直强势的韩剧这两年也遭遇了“低迷”的境遇,律师、检察官、监狱、性侵案等成了高收视韩剧的关键词,题材进一步收窄,显示出市场的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大。2017年多部韩剧收视数据都非常平淡,也没有出现年度爆款,离开了中国这个最广阔的市场,韩剧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因此,韩国方面迫切需要更广阔的中国市场也消化韩剧,提振韩剧的影响力。

  对于中国来说,经过两年的限制,韩国影视资源在国内形成了一些新的市场空白和市场需求,这也为扫除“限韩令”的影响从而进一步对外合作,加强与过于有合作基础的韩国影视行业合作奠定了新的市场基础。

  1998年,时任韩国总统的金大中提出了“文化立国”战略,希望通过文化产业拯救金融危机后的韩国经济,随后,韩剧就异军突起,从1993年中国内地首次播出的韩剧《嫉妒》,2001年中国中央电视台配音引进《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到《蓝色生死恋》《大长今》,再到《继承者们》、《来自星星的你》,从传统电视平台转战视频网站合作,韩剧走进中国市场的历史已超过20个年头,几番掀起韩流热潮

  综艺领域韩综的影响力就更大了,鼎盛时期,中国内地每年生产的综艺超过200档,其中超过一半的综艺购买了韩国版权或者借鉴、抄袭了原版韩综,即使在“限韩令”生效的这两年,依然有不少热门综艺被指有韩综的影子。像《亲爱的客栈》疑似抄袭《孝利家民宿》,《偶像练习生》也被国际模式版权保护协会FRAPA点名抄袭,数据显示《偶像练习生》抄袭原版《Produce101》相似度为88分(满分100分)。

  时隔两年,国内的影视剧和综艺市场已经习惯了“韩流”的缺席,混得风生水起,不过随着“限韩令”的解除,一向强大的韩剧和韩综开始重新进入中国市场,观众有了更多选择,竞争的加剧对国产影视剧和综艺来说也是一种鞭策,或许会倒逼中国市场深耕内容,推出更多精品内容,而不是一味地模仿、跟风、抄袭。

  当然,对卷土重来的“韩流”来说同样有很大压力,缺席中国内地市场的这两年,中国市场已经发生了太多变化,韩国综艺退出所留下的市场空档早已被国产综艺所填满,网综异军突起,“圈层爆款”、产业化升级、节目出海等成为网综的新常态,韩综归来要想迅速占领中国市场并非易事。

  同时,中国电视剧和网剧制作愈发精良,题材愈发新颖,已经培育出一定的观众群体,韩星和韩剧对于观众的吸引力也在减弱,两年的市场变化之快,受众口味也在发生变化,一大批被“搁置”的中韩剧想要重新占领市场,竞争力之大可想而知。

  因此,“韩流”回归会给国内影视、文娱产业带来怎样的影响,目前依旧充满变数。但总体来说,解除限制、促进交流,对于促进中国文化产业升级和发展,还是积极意义更大,也让市场多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只有引入竞争才能让我们的创作团队精神抖擞,以用户需求为己任。

上一篇:组图:汪东城辰亦儒相约健身房大秀肌肉 感叹我 下一篇:哈利波特”丹尼尔雷德克里夫拍戏超拼命街头穿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