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白领当起高级农业职业经理人良田变“鱼米
分类:财经资讯 热度:

  夜里12点不到,黄祥加了一件外套便往田里走去。4月25日晚,是捕虾的第四个晚上,他把捕虾时间从凌晨两点提前了两个小时,除了气温较低,能够保证小龙虾的生存率外,还能在抢在早市前到达各商场,保证小龙虾的新鲜。

  夜色里几盏照明灯先后亮了起来,工人们将船移到固定的位置,那里有他们白天放下的地笼网。网被一点一点地拉了起来,黄祥略带紧张又有些期盼地紧盯着网里,直到看到一群张牙舞爪的“虾兵虾将”被拉出水面,黄祥才慢慢松了一口气。眼下正是小龙虾上市的季节,每天供不应求。还好,这一整晚收获不错,工人们在早上7点前完成分拣,称重。早上7点,4000多斤小龙虾准时被运往成都各大市场及小龙虾餐馆,9点多,在青石桥市场逛早市的李阿姨就买到了来自邛崃牟礼镇开源村的小龙虾。

  作为高级农业职业经理人,34岁的黄祥带领家庭农场和合作社大力发展水稻和鱼虾综合种养,不仅带动农民创收,更让大片良田真正变为“鱼米之乡”。

  在回开源村之前,黄祥在成都一家保险公司工作,“年收入在20多万的样子”。对于他放弃城市的工作回乡当“农民”,很多同事都觉得诧异。不过,在他看来,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他说,因为亲人大多是农民,他从小就对农业生产比较熟悉。而线年。“前一年,我们这片种韩国萝卜的销路不太好,好多萝卜都烂在了地里。基于市场规律判断,我估计当年种萝卜的人会很少,就决定种萝卜来试试。”他拿出自己的积蓄,承包了几十亩地种萝卜。凭借敏锐的市场判断,那年的萝卜行情不错,仅仅3个月时间,他就获利6万多块钱。“你看,只要你对这块土地有付出,同时你又懂市场,就会获得回报。”

  但真正让他决心回到家乡全职做“农民”是在去年,“近几年,政府对三农问题很重视,尤其是去年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这让我很受鼓舞。”在他看来,农村广阔天地大有可为。“作为从这里走出去的年轻人,我发自内心热爱这片土地,很希望这里能发展起来,所以去年我就辞职回乡了。”

  成都商报记者发现,这里的水田分为外围和中间两块区域,其中,外围水深约4米,养虾养鱼;中间的水位稍浅,种植水稻。黄祥告诉记者,这里以前是传统水稻种植地,农户靠水稻的收入很有限。现在,开源村将水稻种植与鱼虾养殖结合,走出一条绿色、立体、高效的生态农业道路。

  黄祥说,通过选拔培训,他成为高级农业职业经理人,并承包了3000亩地:1300亩用来发展稻虾综合种养,700亩作为第二批稻虾综合种养基地,1000亩用来发展现代化种粮和稻渔综合种养。

  “今年正式开始稻虾综合种养,前两年我就一直考察小龙虾市场,发现成都市场的小龙虾一半以上都还是从湖北、江苏等外地购买,所以我觉得这个市场值得挖掘。”去年,在邛崃市相关政府部门的帮助下,开源村引进了投资公司。投资公司带来了资金,省农科院、成都市农科院、成都市农委、邛崃农林局的专家带来了技术。

  今年3月,稻田里投入了第一批虾苗,通过一个多月的科学饲养,小龙虾已经长大。4月19日,是试捕的日子,第一批成品虾被捞上来。当天捕获的“虾王”是一只重1.2两的大虾,黄祥忍不住在朋友圈晒出了它的“单人照”。

  而前几天,每日打捞基本都保持在4000多斤,这个数量在黄祥预料之中。“第一年,我们的水草处在增长阶段,还没有达到顶峰。”据他估计,今年每亩产量约200斤,而明年将在此基础上实现翻番,他保守估计每亩地小龙虾产值将在6000~8000元。

  5月下旬,这里将进入插秧的季节,那时,小龙虾已经上市一个多月。到水稻收割完后,这里又将重新开启小龙虾养殖模式。而另外一些田块,在水稻收割季节开始捕鱼,开源村每年都要组织“摸鱼节”,这个项目也深受游客喜爱。

  除了高级职业经理人的身份,黄祥还是邛崃市稻渔源农业合作联社负责人。合作联社包括40多家家庭农场、合作社等成员单位,水稻和鱼虾混合种养面积达6000多亩,2017年产值达1800万元左右。同年,合作社还搭建了电商平台,当地的渔香米就在去年通过电商销往了全国各地。

  “如果单靠卖稻子,就最多1块多一斤,100斤就是100来块钱,但加工成渔香米,就可以卖到4块钱左右,100斤稻子变成60斤米,就是240块钱左右,比纯卖稻子收入要翻番。”他告诉记者,合作联社的作用就在于统一管理、统一生产标准,水稻和鱼虾均通过合作联社进行加工、销售。他认为,当下最重要的是要让这里的农产品变成优质商品,创建属于自己的品牌,增加其附加值。“我们这个电商平台是公用的,只要产品符合标准,我们就会让会员的产品入驻,让他们有更高收入。”据他介绍,去年电商平台主要销售渔香米,未来将把片区的猕猴桃、柑橘、邛崃黑猪等有特色的农副产品全部引入这个平台。

  当地农民把土地流转给合作联社,除了可以获得租金,还会获得养虾养鱼的利润分成。同时,他个人还将从收益里分出一部分给老百姓,“这是我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当然,我们的农户还能通过劳动实现收入。”他说,流转土地的农民将享受工作的优先权,晚上工作的农民15块钱一个小时,白天12块钱一小时。一般晚上工作8个小时,可以拿到120块钱。去年,常年受雇工作的农民领到了35000元的劳动收入。

  采访途中,成都商报记者还遇到投资公司的工作人员前来考察林盘。黄祥指着远处一块林地告诉记者,下一步将把第三产业发展起来,实现农旅融合发展。“现在基础设施已经完善,道路都经过了硬化,田间土地也进行了整理,可以说是万事俱备了。”

  谈及未来,他语速明显快了起来,“开源村要通过社会资金的引入,把林盘打造好,还要修川西风格的民宿,以后来我们这里,晨起听鸟鸣,夜半闻蛙声,会带给人们一种远离尘嚣的美好体验。”在他的畅想里,未来游客不仅可以在这里赏田园美景,还可以在合作联社购买农商品,不仅可以住民宿,还可以体验田间劳作的乐趣。“吃住游购都会有,我们把这一块发展起来,带动村里的老百姓把日子越过越红火。我的愿望是,让留守在家的老大娘不用出门,也能有收入,也能过上好日子。”

上一篇:大连足球史上今天:1994年徐晖大王涛进球 大连万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