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éal SA 欧莱雅的未来:全球女首富Liliane Bet
分类:财经资讯 热度:

  :身家330亿欧元全球女首富Liliane Bettencourt 莉莉安·贝当古的去世,令世界更关心其父亲创立的全球最大化妆品集团L’Oréal SA (OR.PA) 欧莱雅集团的未来。

  根据法国公司和全球最大的瑞士食品巨头Nestlé SA (NESN.VX) 雀巢集团在2004年就欧莱雅股份的续签协议条款,双方在Liliane Bettencourt 莉莉安·贝当古在世时及逝世后6个月之内都不得增持欧莱雅股份;2009年4月29日之后,双方可以出售所持的欧莱雅集团股份,对方拥有优先购买权,而到了2014年4月29日10年协议结束之后,双方有权向第三方自由出售所持欧莱雅集团股份。

  上述协议亦预示着,自2018年6月21日开始,雀巢集团可以增持欧莱雅股份,甚至收购欧莱雅集团。

  除此之外,莉莉安·贝当古和她唯一继承人、女儿——Françoise Bettencourt Meyers 素有间隙,而且在2007年环球焦点的“Bettencourt Affair”事件中还通过媒体恶语相向,更重要的是,作为家族产业第二代继承人,Françoise Bettencourt Meyers 并不像她的母亲一样热衷于商业和投资。

  莉莉安·贝当古不但与政界关系暧昧,还曾经是Bernard Madoff 麦道夫“庞氏骗局”中最知名的受害人之一,而莉莉安·贝当古则在“Bettencourt Affair”事件期间表示Françoise Bettencourt Meyers 相当内向,且热衷于钢琴、圣经、希腊神话。

  欧莱雅今天的稳定发展,除了有赖于其François Dalle 长达近30年的掌控外,莉莉安·贝当古的稳定作用非常重要,正是在二人携手期间,莉莉安·贝当古和雀巢集团达成了股份共持协议。

  周四,贝当古家族最新继承人Françoise Bettencourt Meyers 通过邮件向外界发布了母亲的死讯,同时与母亲一样,继续重申对欧莱雅集团的承诺,并表示对自2006年即担任集团首席执行官,2011年升任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的Jean-Paul Agon 的信任。

  服务欧莱雅集团40年的Jean-Paul Agon 亦发布悼文,悼念莉莉安·贝当古,称她是一位伟大、卓绝的女性,并表示他和他的团队时常获得莉莉安·贝当古敢于冒险、敢于走得更远的鼓励,正是在这种鼓励下,欧莱雅成为全球最大的美容集团。Jean-Paul Agon同时称,1957年,集团创始人Eugène Paul Louis Schueller 去世后,正是莉莉安·贝当古坚定的承诺和支持,以及保证股东的稳定性,才给予欧莱雅连续性、稳定性,这不仅是一份罕见的资产,甚至是不可替代的。

  无论是Françoise Bettencourt Meyers 的邮件声明、Jean-Paul Agon 的悼文,以及雀巢集团官方网站、发言人持续对欧莱雅集团的承诺,都难以阻止莉莉安·贝当古死讯传出后欧莱雅集团股价的暴涨。

  周五开盘,欧莱雅集团股价一度飙升接近7%,收盘涨幅收窄至2.46%报180.95欧元,市值突破1000亿欧元至1012亿欧元,雀巢集团23.29%持股价值236亿欧元,而贝当古家族33.31%持股价值达337亿欧元。

  雀巢集团近期的“大动作”是5亿美元收购Blue Bottle Coffee 68%的多数股权,而在8月底,雀巢集团拟关闭一间位于瑞士生产皮肤护理产品的工厂,上述举动都是被认为在遭遇维权投资者压力下瑞士集团新首席执行官Mark Schneider 的回应举措。

  显然,欧莱雅集团的未来可能之一——遭遇雀巢集团的收购几率微乎其微,特别是法国集团面临大众美容市场高速放缓,利润空间有限的环境。

  2016财年,欧莱雅集团在进入中国20周年之际,意料之中又出人意料地放弃了一贯在中国进行中国市场财务数据披露发布会。市场猜测,这一转变正是由于该法国集团在中国市场表现逐年放缓,甚至在2016年出现衰退的结果。欧莱雅集团在2013年以65.387亿港元(合约8.40亿美元)收购的中国面膜品牌美即国际控股有限公司(Magic Holdings International Ltd.,下称“美即面膜”)将该集团中国市场拖入泥沼,美即面膜不但被渠道商指销售暴跌,对法国集团亦产生了巨额的减记。

  一个硬币的两面,在行业市场放缓,来自维权和激进投资者的压力剧增的情况下,雀巢集团可以弱化其健康美容业务,亦有消费行业同行可能会通过整合竞争对手,产生协同效应进行同行并购。

  实际上,针对美容市场的放缓,行业的重组正在加剧,且有数量、交易额扩大化的趋势。Procter & Gamble Co. (NYSE:PG) 宝洁集团打包其大部分香水、美容业务以125亿美元出售予Coty Inc. (NYSE:COTY) 科蒂集团就是最好的例子。

  除此之外,无论是欧莱雅集团还是其最大竞争对手Estée Lauder Cos. Inc. (NYSE:EL) 雅诗兰黛集团都在市场进行独立品牌并购,使得不少明星和网红品牌产生大量溢价,雅诗兰黛集团在2016年14.5亿美元收购的美国加州独立彩妆品牌Too Faced Cosmetics LLC 在2015年才以5亿美元的估值在私募基金之间易主,该交易创造了雅诗兰黛集团史上最贵的交易。

  另一个不得不提的是英/荷消费品巨头Unilever PLC (UVLR.L) 联合利华,该集团同样在争夺美容市场,更重要的是在激进投资者的压力下似乎正在走与雀巢集团相似的策略和相反的行动——弱化食品业务。

  8月底,联合利华有意收购雅诗兰黛集团的市场传闻正是基于这一背景。尽管雅诗兰黛表示集团无意出售,且Estée Lauder 家族目前对公司持股比例约40%、拥有高达87%投票权,但这种可能随时存在,比如一旦家族出现纷争。

  欧莱雅集团目前在贝当古家族及雀巢集团两大股东的把持下,与雅诗兰黛集团有类似之处,他们可以阻挡所有的外来收购者。

  不过,雀巢集团不可能永远持有欧莱雅集团的股份,在2014年以Galderma Pharma SA 50%股权和34亿欧元向雀巢集团换股后,贝当古家族的持股有所上升。欧莱雅集团目前仍有类似的可执行选项,该集团所持全球第三大制药企业Sanofi SA (SAN.PA) 赛诺菲的股份亦可以与雀巢集团进行换股。赛诺菲与欧莱雅集团的市值相当,不过该交易更可能通过连环回购,而不是换股进行。

  最终的问题是,贝当古家族是否有意愿进一步通过集团回购方式增持,以及雀巢集团如何处置其所持的欧莱雅股份。

  一旦,贝当古家族无意支持欧莱雅集团回购,或者雀巢集团将股份出售予第三方,甚至如激进投资者建议将所持的欧莱雅股份与股东进行换股,那么,贝当古家族所持的33.31%的股份对欧莱雅收购要约的提供中抵抗的能力将会大大减弱,与此同时,激进投资者可能蜂拥至欧莱雅集团,占据集团由雀巢拥有的两席董事会席位。

  如果贝当古家族支持集团回购,根据AMF的规定,贝当古家族可能需要面对向欧莱雅集团提出收购要约。

  但,一切皆有可能,6个月后,雀巢集团可能立即启动对欧莱雅集团的收购,谁知道呢?

上一篇:早盘内参:中核钛白、安纳达等一批钛白粉龙头 下一篇:宝安别墅区外36辆车一口气被查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