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雷乐视券商风控蒙眼狂奔 股权质押被停官司缠
分类:财经资讯 热度:

  一名曾经与乐视网接触过的券商股票质押人士5日告诉记者,早在2014年贾跃亭的财务总监曾经多次找其洽谈股票质押业务,均被其回拒。

  在股票质押规模疯狂扩张以后,受公司基本面变脸、市场环境震荡等因素综合影响,不少质押股份如今陆续爆仓,个别股东违约。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最高人民法院近期披露三份民事裁定书,贾跃亭与长江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股票质押纠纷终被曝光,涉及金额超10亿。这成为已经公开披露中,与贾跃亭股质纠纷金额最大的一家券商。

  业内人士表示,过去机构过度扩张股质业务,风控意识淡薄券商自食其果;监管收紧场内质押标准,有助于引导券商风控回归正轨。

  6月3日西部证券公告称,收到陕西证监局《限制业务活动、责令限期改正并处分有关责任人员事先告知书》,其中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将被暂停六个月。

  6月7日,一名接近西部证券的人士透露,此次被罚与公司踩雷乐视股票质押有关系。

  根据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有四笔有关乐视网(300104.SZ)股票质押的未决诉讼,其中两笔的质押人正是贾跃亭两兄弟,均在2016年发生。

  原本要在2017年约定购回,但贾跃亭两兄弟均违约,西部证券当年提起诉讼,要求贾跃亭支付融资本金、利息、违约金合计4.83亿元;贾跃民支付3.03亿元。

  仅仅对于上述两笔“烂账”,西部证券计提减值准备3.87亿元,若包括另外两笔股东的违约,合计计提减值准备4.39亿元。

  而2017年西部证券(母公司)净利润仅为7.45亿元,同期下滑32.02%。

  6月7日,深圳一名券商人士谈道,股票质押业务暂停半年有影响,但不会特别大。“主要考虑到今年股票质押整体收紧,各家券商质押业务都不好开展,规模出现大幅下滑。”

  最高人民法院5月底披露三份民事裁定书,其中提到贾跃亭曾经向长江证券以及长江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资管”)进行股票质押,涉及金额共10.17亿元。

  具体而言,有两笔质押发生在2016年10月28日,诉讼标的金额分别为1.71亿元、3.38亿元;第三笔则发生在2017年2月9日,标的金额涉及5.08亿元。

  由于上述股票质押贾跃亭均违约,长江资管起诉,要求返还利息和本金。贾跃亭以三方协议的管辖约定无效为由提出管辖权异议,被驳回后上诉至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认为,《民事诉讼法》赋予了合同当事人通过书面协议选择与争议有实际联系地点的法院进行管辖的权利。在贾跃亭、长江资管公司、长江证券公司的三方协议中,作为诉争协议一方当事人,长江证券所在地属于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因此约定相关争议由其所在地法院管辖合法有效。据此,最高法院驳回贾跃亭上诉。

  对此,深圳一名律师向记者介绍,“管辖权异议,是被告的正当的权利,但也常常被被告一方滥用,用来拖延时间。仅这样一个异议程序,就可能拖很久。”

  根据长江证券年报显示,长江资管2017年净利润仅为2.91亿元;长江证券(母公司)净利润为11.80亿元。大规模“烂账”对长江证券而言压力不小。

  除此以外,还有国泰君安证券、平安证券、华福证券等券商在股票质押业务上均与贾跃亭发生过纠纷。

  一名曾经与乐视网接触过的券商股票质押人士5日告诉记者,早在2014年贾跃亭的财务总监曾经多次找其洽谈股票质押业务,均被其回拒。

  他表示拒绝理由来自两方面,第一看不懂这家公司的业务模式,不敢就此冒风险;第二财务总监提出的要求不现实,对于大股东非流通股,质押率要求过分高。

  在他看来,如今股票质押市场出现连环爆仓与上市公司股东贪婪、机构不注重风控有密切关系。机构本应严格把关,但那段期间券商主要冲利润,冲股票质押业务规模。

  该名人士表示,公司在2015-2017年间发展股票质押业务激进,“风险意识不强,对业务大做特做”。

  西部证券被罚,从其违规行为可以看出,风控未做到位。陕西证监局发现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部分风控指标设置不审慎、业务决策标准执行不严格、尽职调查不充分、交易跟踪管理不完善,业务发生较大风险。

  上述接触乐视的股票质押人士谈道,监管层如今对券商股质业务从严监管是好事情,过度繁荣属不正常现象,应引导券商风控回归正轨。

上一篇:兜底增持补偿期临近 安居宝员工人均亏近5万 下一篇:首批限价型商品房入市 首付约100万起置业房山两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